【创业故事】承担两亿失败再现锋芒

我想对十年前的John(自己)说,你太嫩、太天真,你只是一个初生之犊不畏虎的野小孩,你疯到不知天高地厚,你有些自信,但你自视甚高,自大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想去改变一切!其实你大错特错,创业这条路,该走的、该补的,一样都不会少,但十年后,这些也不会让你白走一遭。
谢耀辉,亚洲最大活动平台Accupass共同创办人、执行长。八月底的凌晨四点四十分回信「感谢邀请。我大部分时间在大陆,大约9/18以后返台。」见了面,昆山人才网问他:平常locate哪里?「机场吧!base北京,但时间很碎片,跟着event走。」
工程师创业,十年有成
谢耀辉,38岁,台科大资管毕业,2006年在鸿海集团富士康Foxconn深圳龙华厂担任软体工程师,活在网路.com的创业时代,他没忘大学的创业梦。受到美国OpenTable启发,他在2009年离开鸿海,和大学同学罗子文创业AccuSeats(餐厅订位系统),两年烧光所有积蓄和股票,不甘心就这么收手,再和亲友借一百多万,D了!
2011获得经理人杂志百大MVP经理人
2012年,他们在台湾开创Accupass活动通,2013年在中国开创活动行,截至目前,两岸合计超过4,000万名会员,一年活动超过80万档,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广州、杭州、成都、武汉、南京、香港、台北、台中、新加坡等地都有聚点。
2009年9月1日在清大育成中心创业,墙上刻意放三个时区的时钟,提醒自己创业全球化,右为谢耀辉
扩大战场,北漂闯狼圈
谢耀辉在深圳工作三年很能适应,也熟悉陆干,网路创业他以中国为基地,从中国看中国,从中国看世界。2013年开始北漂,2014年确定落脚北京,他说,宁为牛后、不为鸡首,打职篮,选择到NBA当板凳球员。十年后看自己,庆幸当时去了北京,决心让自己置身狼圈。
他和四面八方涌入北京中关村的年轻创业家一起疯网路服务业的「二马」─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、以及「QQ之父」腾讯创办人马化腾。草创之初,他睡了一整年的行军床,很会组合家具,他把物质享受降到最低,也延迟享受,回到小时候吃便当最后才吃排骨。和多数创业家一样,创业初期校长兼撞钟,他是技术长CTO,兼业务、活动企划、礼宾接待,多张名片,随时切换。
跟上大浪,喜获两亿元融资
创业之初,他们不被看好,最常听到「不过就是办办活动,有什么厉害?」、「台湾根本没有网路产业?就只听过『爱情公寓』,不是也倒了吗?」但2014年,草创两年就打了第一场胜仗!
谢耀辉说,当时Accupass搭上移动互联网(mobile internet)、以及企业服务SaaS(Software as a Service,软体即服务)的浪潮,小船首发就跟上大浪,顺势获得燃料才有机会受惠。「真的不敢相信,只觉得帐户多了好几个零,才三十岁初头,原本只觉得两百万或两千万就够了,竟能拿下两个亿!」谢耀辉难掩惊喜。
承担失败,破产的生日礼物
迎接黄金盛世,扩充兵马到两、三百人,但才两年,钱就烧光,高潮背后紧接而来就是炼狱般的低潮!10月15日是谢耀辉的生日,他永远记得2015年生日那天他和投资人开会,因为愧对投资人、无颜见江东父老、对不起员工,他和创业伙伴从北京长安街的东方广场,一路泪眼朦胧,瞎走到天安门广场,1.7公里22分钟路程,仿佛走了一世纪,天地之大却无容身之处。
究竟要两手一摊、结束营运?还是承担一切、再赌一次?如果宣布破产,他是创业的九命怪猫,可以另起炉灶、再活一次;如果留住公司,他得当刽子手,大幅裁员,而且也不确定公司是否能活下来。
不服输吧!谢耀辉不想让亲手创立的东西毁在自己手里,也舍不得刚发新芽、稍有知名度的Accupass夭折,他选择处理眼前的烂摊子,面对崩解的伙伴关系,也大幅裁员、降低公司支出。
加速落底,搭新科技再写新页
然而,最坏的时代,也是最好的时代!
2006年,Accupass加速落底,搭上「后互联网时代」IOT、O2O、智能AI、感测器等大量混搭与重构,Accupass顺势调整体质,运用新科技扩大并深化活动产业链,再开新页!除了Accupass电子票券平台,另有Accupai云摄影、以及EvenToken活动赞助平台。2017年首次出现单月损益两平,2018年已有6个月损益两平,年营收已破10亿元新台币,2019年营收估计超过15亿新台币,期望全年损益两平。
创业者延迟享受
十年,一个世代,但网路创业,两年就是一浪。跟上,站在浪头;没跟上,遭浪吞噬。谢耀辉创业十年,已在三、五个浪头之间造浪、追浪、冲浪,遍体鳞伤的疤痕是他成功存活的印记。之前,他喜欢看成功的励志故事,进入低潮,要看比自己更苦的悲惨故事才能活下去。一般人考量风险,他看机会,也靠肾上腺素过活,寻求比一般人还高的刺激点,吸纳比一般人还强烈的痛苦。

谢耀辉感谢曾经的失败让他刻苦铭心,让创业更加完满。

http://news.sohu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