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氏本草除疣方,中药本草除疣汤在哪买到?

2014年的2月底,已经上大三的我从家回到学校。新学期到了,要准备考研。我当时暗下决心,一定要好好准备,整天都忙着学习,信心和干劲都很十足。谁知道后面发生的事让我痛不欲生,彻底绝望了。

卢氏本草除疣方,中药本草除疣汤在哪买到?

有一天在澡堂洗澡,用手摸肛门口,发现一个赘生物。我原以为是痔疮犯了,随便去药店买了痔疮膏用了,过了几天发现还在,但是不痛不痒,我就一直没当回事。
到了3月下旬,我有点按捺不住了,感觉赘生物比以前大了,我上网查相关资料,网上说法不一。第二天我就去了当地的一家三甲医院检查,挂了肛肠科。医生让我脱了裤子跪在床上,给我检查。他说这不是痔疮,是尖锐湿疣,让我去皮肤性病科。我当时就懵了,怎么会得这种病。从肛肠科出来的时候,我看见那个刚才给我做检查的医生和导医台的护士一边窃窃私语,一边朝我看,当时感觉太丢人了。我又重新挂了号,去了皮肤科。
排在我前面的有几个人,我焦急的等待着,等医生叫我的名字。
是个女医生。进去之后,我给医生说了一下情况,做检查。确定是尖锐湿疣,我整个个人都傻了。医生问我有没有性史,要抽血化验,看看有没有其它病,什么淋病、梅毒、艾滋、支原体、衣原体。我感觉很丢人,刚开始说没有。可是我从小就不撒谎,骗不过医生。她看了一眼对我说:“对医生要什么都不能保留,以免耽误,这种病通过洗澡、马桶的传染性很小。”
我开始努力回忆着,想到和一个同性朋友以前互相摸过生殖器……但本人绝对不是同性恋,可能处于当时的刺激和好玩,现在想起来当时怎么会这样做,太蠢了。我把这些都告诉了医生,当时真是觉得脸面丢尽,有个洞想立马钻进去。医生说得这个病最好让家里人知道,要治好尖锐湿疣一般需要2000多块钱,让我有个准备。两千多对家庭一般的学生来讲是个不小的数目,两个多月的生活费。正好是星期六,不能抽血化验,要等到星期一。从医院出来后,整个人的精神都垮了,感觉天要塌下来。
我打电话告诉了父母,说着说着就哭了,一个人在宿舍放声大哭。母亲在电话里一边安慰我,一边也哭了起来。想想父母挣钱供我上学多不容易,我居然……我没有勇气告诉母亲真正的原因,只是说可能是洗澡传染上的,我怕她和爸会气死。我心里有沉重的负罪感,永远都洗涮不掉。爸妈给我打了两千多块钱,家人不在身边陪着,让我安心治病,什么都不要想,那时候的我低落到了极点。
星期一,我请假去了医院。早上抽血,性病的七项我全查了,花了三百多。当时心里有点忐忑,我不会得艾滋病吧?下午拿化验结果,一看HPV阳性,确诊尖锐湿疣,其它的都是阴性。我拿着化验单去找医生,紧接着就做激光手术。
在激光室里发生的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。医生让我脱了裤子趴在床上,一切准备就绪。她看了看肛门上的疣体,说道“这么大。”我自己也看不见,不知道有多大。接着打麻药,用激光烧。可能是疣体大吧,疼的厉害,两腿发抖,眼泪都快出来了,心里难过的要命。肛门周围静脉丛丰富,出血量大,没有人给医生帮忙,她又叫了一个大夫过来。一边做激光,大夫一边讽刺地问,你是同性恋吧,交男朋友还是女朋友?问了好几次,我真是觉得被侮辱了,眼泪不停的在眼睛里打转。这一刻,我永远都不会忘……
做完手术,医生开了十天的吊水,天哪,十天就九百多。让我十天过后去复查。我也不懂,乖乖的交费,拿药。由于尖锐湿疣长在肛门部位,我怕大便干燥,每天坚持吃香蕉。
伤口长好后,我每次洗澡都不敢摸,可能是心里原因。医生让我定期去复查,说极有可能复发。我当时还想不会那么倒霉吧,谁知,更惨的还在后面。
时间已经是3月中旬,我发现肛门上又长了,这一次还是去做激光,然后打卡介菌多糖核酸针,要打3个月。依旧是定期去医院检查,每次去,医生都说表皮上有一点,帮我打掉。就这样,坚持打针,到了5月份。
一次检查,居然发现肛门上又长了很多,里面好像也有,不像以前小小的一点,又做激光。这次医生没有收治疗费。好像比前两次做的时间都要长。每天大便的时候都很痛苦,会流点血,让我痛不欲生。要打干扰素了,要不然疯长的厉害。每次打完干扰素,都发烧的厉害,浑身没劲。
我快被折磨死了,为什么一直都不好。从来没有开心过,更不想学习了。我一直在问自己,还能坚持多久,考研能否还继续下去?真想一死了之,我知道这是愚蠢的办法,我死了父母怎么办。
干扰素打了一个多月,医生说比以前好多了。可是还是长一小点,每次轻轻的用激光点一下,她说我身体抵抗力太差了。
就这样一直到了7月初,暑假临近。
要回家了,不能在这继续治疗,医生说回去后继续打干扰素一个月。回家后,我不知道怎么来面对父母,每天看他们那么辛苦,我心里好痛苦。家离县城很近,我去县医院,可是医院没有干扰素,县医院的医生让我用咪喹莫特、打甘露聚糖肽。咪喹莫特一盒就200多,好贵。又用了一个多月,感觉没效果,尖锐湿疣还是长。
转眼到了8月份……
母亲带我四处求医问药花了不少钱。真的不想在治疗了。
后来在贴吧看到有人说卢氏本草除疣方(v:19978575748)治疗尖锐湿疣不错,便拿了2个疗程。想着这次不能治疗好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了,用着用着发现疣体是在慢慢的掉。
现在已经12月,用了卢氏本草除疣方4个月没复发,但是心里阴影还是祛除不了。考研慢慢逼近,我复习的一塌糊涂,看着爸妈为我操劳,我悔恨交加。

卢氏本草除疣方,中药本草除疣汤在哪买到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,就是花瑶。

这,才是花瑶。

时光荏苒,岁月更迭,铭记不一定非得延续痛苦和仇恨,祥和、幸福、美好或许是对亡灵和英魂最好的祭奠和告慰。

一颗水珠滚落在我的掌心,被风吹落的,是我的眼泪。

我不想因为自己的情绪影响旁边的朋友和观众,起身,挤出人群,拾级而上。见两旁树林荫翳,古木参天,阳光从密密的叶的罅隙里钻来下,像无数只金蝶在层层叠叠的枯叶上舞动,突然,一个洪亮的声音在林子里震响:

大河涨水难得清,无家子妹实伤心,呜哇……

左手牵着冒娘崽,右手牵着啼哭孙。呜哇……

听见东边杀声起,听见西边牛角声。呜哇……

躲进深山怕猛虎,躲进小山怕露形。呜哇……

十八哥呀真命苦,哪年哪月得安身,呜哇……

这呜哇呜哇的歌声,似白云从舞台方向漫过来,似巨鸟从树尖上滚过来,似大风从山那边呼啸而来,似惊涛从海那边拍来,似大雪从银河上压下来。

这是舞台上的花瑶歌者还是坐在哪棵古树上的花瑶汉子?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他们在追思他们的先祖?在铭记曾经的苦难?在驱赶曾经的阴霾?

就在我的思绪还在花瑶的千年历史与现实的长河里漂浮时,友人打来电话,说精彩的“选媒公”“打泥巴”“蹾屁股”等民俗风情已经开始上演了。

当我回到座位前时,演出刚刚结束。台上台下,瑶、汉、苗、侗等7万多观众演员正挥旗歌唱。

歌声震天,红旗飘飘,花潮涌动,古林盛夏,欢乐胜海!

“神近在咫尺,又难以企及。”诗人荷尔德的话伴着声浪从空中朝我卷来。恍惚中,我看到散居在雪峰山各处高山和云端里的花瑶高唱着呜哇歌,与汉、苗、侗等各民族同胞手携手、肩并肩,连成一条色彩斑斓的巨龙,朝着明净艳丽的天空飞翔。

卢氏本草除疣方,中药本草除疣汤在哪买到?